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LED显示屏 >  正文
成人英语日暮黄昏
发布日期:2021-11-23 13:2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香港六码宝典资料大全[“渡通-2021天津美术学院毕]!华尔街英语的杭州总店,每日都聚集着前来维权的学员,他们自发在门店前登记损失金额,等待公司总部正式发布声明。

  一个星期前,许多学员还在正常上课。一位学员胡芳提到,上周上完课后,校长还在给她制定之后的课程计划,原本要在8月29日进行考核。

  一切都正常进行着,直到8月12日晚间,“华尔街英语将宣布破产”的消息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发酵,此后多家媒体曝出,位于北京、广州等地的线下培训中心已经停业,各地学员开始爆发集体维权。

  作为成人英语“三巨头”之一,华尔街英语已有近50年的发展历史,在中国市场长久以来树立的高端品牌形象也颇为成功,因此“暴雷”的消息更让学员以及大众震惊。

  90年代英语的普及、外企进入中国的热潮等影响下,成人英语来到了黄金时代,从新兴玩家到外资老牌教育机构,都在争夺这一市场,华尔街英语也抓住时机在中国站稳脚跟。

  但近年来,成人英语行业的发展并不顺畅,头部机构扩张速度缓慢,增长速度有限。更多机构也转向了其他领域,不再将成人英语教育作为主业。

  包括华尔街英语在内的诸多机构并未及时转身。它们不惜以“教育贷”或疯狂打折的方式诱导消费、增加复购。在增加营销费用的同时忽略教学质量,却以各种方式拖延或忽略学员的退款需求。

  它们在泥潭中深陷已久,疫情的持续、留学需求的降温等,都可能成为压倒它们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在杭州,维权者聚集的总店,位于当地最繁华的商圈武林广场,紧邻杭州剧院与杭州大厦,从此也能窥见华尔街英语往日的“财大气粗”。

  其成立于1972年,总部位于意大利,自2000年进入中国市场后,开始一系列扩张,不仅在上海、北京等十余个城市开设线下培训中心,也不惜重金投入装潢设计、外教资源,这导致它成为了高端成人英语教培机构的代表。

  胡芳提到,一个月前就有学员拿着喇叭到线下教培中心维权,提到自己难以退款,此前申请的退款已经推迟了一个月还没收到,并提醒其他学员不要再上当受骗。

  当时她完全没想到华尔街英语会走向破产的地步,许多学员也和她想法一样,有的甚至还在抱怨喇叭声耽误自己上课。

  如今事发一周,全国数个微信、QQ维权群建起,已知的涉及学员达到2000余名,在一份维权者自发建立的Excel统计表中可以看到,学员的损失金额从数万元到数十万元不等。

  胡芳提到,她在2019年9月报了华尔街英语的VIP课,交了10万元的学费,如今还有2万多的课程没有学完。另一位学员陈观常是华尔街英语的老学员,第一次入学时交了4万多的学费,此后又续完2万多的课程,如今课还没上完,就听到了华尔街英语疑似破产的消息。

  部分学员甚至在华尔街英语员工的推荐下,通过度小满旗下的有钱花办理了分期贷款,如今巨额贷款仍需还款,课却无处上。

  在多地线下教培中心停业、学员无课可上的情况下,华尔街英语至今未发布任何声明。

  在其杭州总店,门口没有任何相关的告示,没有人留下处理善后事宜。员工们也走得匆忙,玻璃门后的几台电脑还没来得及关闭。一位物业人员提到,近几日都没能看到华尔街英语的员工出现。

  据第一财经报道,疫情之后,该公司便开始陆续通过“优化”的方式进行变相裁员。一位华尔街英语员工透露,“中国公司人数最多时超过三千人,但在陆续裁员政策之下,现在仅剩一千人左右。”

  华尔街英语对最早的一批被裁员工按照劳动法给予N+1赔偿,其后一批给到N赔偿,但最后坚守的员工,目前尚未给出具体解决方案。

  华尔街英语的这场破产危机来得突然,但在此之前,成人英语赛道便已面临发展困境。过去几年,突然崩塌的头部机构不少。华尔街英语的倒塌,又一次将公众视野拉回这个走向落寞的赛道。

  华尔街英语、韦博教育、英孚教育一直是成人英语赛道的代表企业,也被称为“三巨头”。90年代,随着留学热潮的来临,以及外资企业大批进入中国,一批学生和职场人士有了学习英语的需求。这也吸引了第一批进入国内市场的外国机构,它们以外资、合资的方式冲击国内英语培训机构市场。

  成人英语的好日子没能持续多久。根据黑洞观察研究院数据,在国内,2007年赛道内发生第一起融资事件,2015年融资热潮逐渐来临,仅在这一年便发生13起融资,但从2016年开始,这个赛道的融资数量便直线下降。

  在全球范围内,赛道也不再受到资本的热捧,玩家开始撤退。2017年,英国培生集团以8000万美金“贱卖”环球雅思后,又以约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华尔街英语业务。当时培生集团主要业务数据指标全面下降、大量裁员。

  2019年,在上海创办、已有20年历史的韦博英语出现闭店潮,创始人高卫宇在深夜的一封道歉信中提到,公司“业绩持续下滑,成本攀升,运营遇到困难”,原定的融资计划不断被推迟,导致资金断链。

  同年,彭博社援引某知情人士称,英孚教育正在着手出售其部分中国业务,尽管最终这笔交易没有发生,但自2016年开始,其多次被媒体报道诱导消费、虚假宣传、退款难等问题。

  以三巨头为代表的成人英语机构大多扎根于线下,获客成本高企,增长却十分乏力。

  在获客压力下,机构吸引学员的方式走向了极端。2018年以来,为了吸引学员,华尔街英语的教育贷一直颇受争议,一位学员因借贷16万登上新闻,而在2019年华尔街英语还被纳入最高人民检察院、中国消费者协会等推出的“2018年十大消费侵权事件”中,被点名批评。

  获客难背后,机构想要续课也十分艰难。成人英语教培机构的学员,大多因没有时间导致无法经常去上课,这导致他们的续费意愿并不高。

  胡芳提到,过去两年,她只能保持每个月一次的上课频率,中途也有几个月因为私事停止上课。这也是陈观常此前不打算续课的原因,他因为工作忙碌,感觉交的4万多学费浪费了。

  为了提高续费,华尔街英语近年来已经不惜大幅优惠打折。陈观常提到,后期华尔街英语的销售人员频繁鼓励其续费,同时还将学费优惠到了4年只需2.3万元的程度,这比半折还要优惠,他这才又选择了续费。

  另外,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5月布局的专项检查中,华尔街英语上海培训中心曾因涉价格欺诈吃下了250万元顶格罚单,罚款原因则是:以从未交易过的所谓“原价”诱导消费,如“原价399RMB,现在购买仅需9.9RMB”等。

  机构想尽心思收学费,在客单价较高的情况下,最核心的竞争力教学质量却在日渐下滑。

  华尔街英语分成了普通课程、VIP课程、VVIP课程等课程体系,但实际上这几类课程只有学费的差距,学习内容一样,只略微改变了学习场所、一对一辅导次数等。

  比如VIP学员和普通学员的课程,课堂人数一样,区别仅仅在于,一个月可以参加一次一对一辅导。

  曾将成人英语作为主营业务的51talk在一场发布会上提到,成人英语市场逐渐饱和,成人用户学习周期短,续费率不稳定等原因,导致市场呈现供大于求的趋势。

  当时,公司选择了三条业务:成人、菲律宾外教、美教,人力成本大幅增加,整个公司运营效率开始下降,于2017年跌入谷底,直到转型后这种情况才有所改善。

  无论是老牌培训机构,还是新兴玩家,它们要么陆续走向崩塌,要么深陷泥潭。走到今天,除了核心竞争力的不足,更大程度的困境来自大环境的改变,这也是最无法预计、最难改变的因素。

  成人英语市场在逐步萎缩,这来源于疫情的来临、消费者需求的改变等诸多因素。

  疫情之后,成人英语市场也迎来了剧烈的变化。线上教育因此进入发展期,夺走了一部分线下机构的市场。成人学习英语时间往往不能固定,线上教学的上课时间较为弹性,解决了成人英语痛点。

  根据黑洞观察研究院数据,在已融资项目中,涉及线下业务的机构仅有六家,占比19.35%。

  不过,尽管如此,整体赛道的发展依然尽显颓势。在线教育玩家陷入困境已久,这波从线下转上来的用户并不能拯救它们。

  2019年底,美联国际教育因普通股最低交易价持续低于每股1美元,而收到纳斯达克退市警告函,如今股价仍然处于持续低迷的状态。近期,经过多次转型的流利说,最终在上市的第三年走上了私有化的道路。

  在线教育机构可以抢走线下成人英语机构的用户,但却无法仅仅依靠这一市场存活,它们大多走多元化业务路线。

  成人英语机构面向的主要消费群体是大学生和职场人士。大学生参与培训的原因大多来自大学英语考试、出国留学需求等。而职场人士则是出于在职场中应用英语、提供职场竞争力的需求。

  这一群体中,还要进一步框选到有经济实力,可支付高昂学费的人群。如今机构的学费最低门槛也在2-3万。在一线城市这样的学费也足够高昂,以北京为例,北京统计局数据显示,2020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9434元,学费要占据全年支出的30%以上。这也意味着,成人英语难以扩展到包括二三线城市在内的低线城市。

  近些年,许多学生在义务教育阶段便完成了英语学习,随着95后、00后等英语启蒙较早的新生代逐渐成长,留给成人英语的发展空间也会变小。与此同时外资企业的退潮,也使得部分职场人士对英语的应用需求有所减弱。

  另据艾媒咨询报告也提到,在中美贸易摩擦升级、美国对中国学生赴美留学进行限制、区域冲突不断的大背景下,留学环境的变化也影响到成人英语市场。

 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《2020年中国成人英语市场研究报告》,从年中数据预测,2020年成人英语市场规模将缩水37.6%左右,降至595亿元;而成人英语市场规模在2019年为953亿。

  这也导致近些年来不少玩家陆续转型。第一批原本主打成人英语培训的机构中,新东方最早将K12全科培养作为一大战略重心。此后,英孚教育则将主要精力放在青少儿阶段,流利说、美联英语等头部机构也纷纷转型。

  许多机构的转型也略有成果。在流利说的财报中,2020年四季度,其成人英语业务已仅占其营收的9%,相比2017年下降五成以上,而K12的一对一业务则占到80%以上。同样以成人英语业务起家的51Talk,在2016年6月登陆美股后一度出现大额亏损,但自从宣布只做在线青少儿英语业务后,已经连续保持盈利。

  不过,在目前的“双减”政策下,原本转型到青少儿教育赛道的玩家,又要重新寻找新的生存之道。它们很可能将选择重回成人英语教育赛道厮杀,而它们也将遇到高途、作业帮、网易有道等玩家的围追堵截。

  更小的蛋糕,更多的玩家,日暮黄昏时期的成人英语赛道,注定将继续洗牌。华尔街英语崩盘并不令人意外,未来将有更多的成人英语机构被淘汰。

 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,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。

 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,点击这里投稿。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,点击这里。

  经检测,你是“钛媒体”和“商业价值”的注册用户。现在,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,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。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,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。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,我们深感歉意。